移动客户端学术搜索

中国不缺大师的种子,缺的是大师生存的土壤

 找回密码
 注册新帐号
晓木虫»学术杂谈»中国不缺大师的种子,缺的是大师生存的土壤
[学术杂谈]

中国不缺大师的种子,缺的是大师生存的土壤

虫子晓木虫官方认证 发表于 2016-8-31 09:51  
查看: 100614|回复: 18|
束星北曾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子、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的爱因斯坦”。他的理论物理修养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难有比肩者。他的教育才华当时也无人可以企及。 他启蒙并培育过一批国内外顶尖的物理学家,如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物理学会会长吴健雄,和杨振宁共同荣获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世界物理学家李政道,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开拓者、中国核武器实验的创始人之
一程开甲等。他又是天赋极高、富有激情的“诗人”,在他身上,有一种学界罕见的“骑士”作派与英雄豪侠的气质。因而,有人认为,他身上最饱满的地方,恰恰是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最为贫瘠的地方。在风雨如磐的年代里,他是理智而清醒的智者;愚昧和狂热弥漫而来,知识分子集体失声,他是独步草原的雄狮,用孤独的吼叫,歌唱真理,捍卫尊严。
       《束星北档案》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匆匆踏过去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一部被我们认为早已翻烂了的“历史大书”,其实还没有真正打开……束星北,1907年10月1 日生于江苏省南通,1924年毕业于镇江润州中学,当年进杭州之江大学,翌年转济南齐鲁大学。1926年4 月自费赴美留学,1928年10月,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深造,师从理论物理学家E.T.惠特克(Whittaker)和C.G.达尔文(Darwin)。1930年9 月返美进麻省理工学院,师从D.J.思特罗克教授(Struik)。1932年9 月受聘于浙江大学物理系任副教授。1946后曾兼任齐鲁大学和之江大学教授。1952年,因院系调整,到青岛山东大学物理系任教授,并转向大气动力学研究。当年,山东大学成立海洋系,束星北任海洋系气象研究室主任。1955年“肃反”运动中受停职审查,审查结论为没有反革命历史问题,公开宣布取消政治嫌疑。1957年反右运动中又因对肃反中的错误做法提出坦率批评并提出遵守法制问题受到批判。1979年得到彻底平反,完全恢复名誉。1983年10月30日病逝于青岛。
       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感叹中国科学家没有获得过一次诺贝尔奖。这不仅是业已存在的事实,也可以证实,在部分尖端的科学研究领域,我国科学家的突破很有限。然而,在《束星北档案》中,人们却可以看到,早在1930-1940年代,竺可桢领导的浙江大学就已经被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誉为“东方的剑桥”,在中微子研究、植物生理研究、量子力学、数学等多个领域都处于科学前沿。而本书主人公束星北,不仅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显示出过人的天才,而且受到英国物理学家玻尔、著名学者李约瑟等人的赞誉。被称为“天下第一才子”。
    束星北享有这样的声誉并非偶然,此前,他曾获得过英国爱丁堡大学的硕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硕士学位,获得这两个硕士都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回国后他在浙江大学执教,在他教导下的受益者有李政道、程开甲等后来在科学界大放异彩的学生。解放后,因“院系调整”,束星北来到了山东大学。与传统的知识分子不同,束星北棱角分明,锋芒毕露,在学术上,他实事求是,锱铢必较。无论是谁,只要他认为与科学不符,就会冲上前去,与人争论不休。不仅如此,他还把学术标准带到了生活中,他疾恶如仇,容不得半点错误和荒谬。
  以束星北与华岗的科学与哲学之争为开始,悲剧的序幕缓缓拉开。担任山东大学校长的华岗发现,他遇到了一个针尖对麦芒的对手,他最为得意的辨证唯物论以前所向披靡,名声远扬,却始终无法说服束星北。很快,学术之争开始被上纲上线,演变为意识形态问题。
  1954年下半年的时候,山东大学对束星北展开公开批判,罪名是“公开反对辨证唯物论,公开叫嚷自然科学第一,马列哲学第二;公开反对并抵制‘全面学苏’”。随后,束星北被迫离开物理系,很快在气象学研究中取得了成果。但是,在后来的多次运动中,束星北没有逃脱被整肃、批判、改造的命运。在改造的过程中,他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大饥荒的时候,他难以生存。1960年,在长期的挫折和围剿下,智慧、理性的束星北认错了,他开始往自己身上泼污水,承认“有罪”。随后他被分到青岛医学院打扫厕所,清洗实验室。1961年,因为修好了一台脑电图机,他被允许依靠技术改造,连华岗也说他有两下子。
    1971年,经由回国的李政道的提起,束星北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才有所改观。1974年9月,他被摘掉了反革命帽子,1979年,他被落实政策。这一年年底,航天部实验的一枚洲际导弹需要计算弹头数据舱的接收和打捞最佳时期,由钱学森拍板让他计算并由国家拨款100万元,束星北分文未要,仅凭着实验室的一台计算机、一摞纸就准确无误地完成了任务。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在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带出了一批学术带头人,1983年因病去世。
  作者为了写作《束星北档案》,查阅了8大卷案宗,采访了一百多人。组成全书的三部分——档案、知情人口述、分析,犹如一部交响曲的不同声部,洋溢着雄浑、悲壮的气氛。难得的是,连当年督促、监管束星北劳动改造的人都说出了实情,这使得本书远远超出了传记的范围,具有更丰富的内涵。《束星北档案》不仅真实再现了束星北一生的坎坷经历,更为读者展示了知识分子在国家命运中的个人际遇。虽然束星北在科学上的成就有限,但他显示出的科学精神和现代知识分子风范却令人敬佩。
本文来自: 人大经济论坛 学术道德监督 版,详细出处参考: http://bbs.pinggu.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2414&page=1

       1972年10月14日,获诺贝尔奖的著名科学家李政道回国。这是他1946年去美国后第一次回来。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时,希望他能为解决中国教育人才“断层”的问题,介绍一些海外有才学的人,到中国来讲学。李政道直言不讳地说:“中国不乏解决‘断层’问题的人才和教师,只是他们没有得到使用。比如我的老师束星北先生。”

那时,他并不知道束星北教授正在做什么,很想能见他一面,可是未能如愿。

束星北在1943年,是李政道上浙江大学时的物理老师。

束星北早在1926年到1930年,先后在美国、德国和英国留学,就开始进人国际理论物理的一些前沿。1931年应竺可桢之邀,回国任浙江大学教授。在抗日战争时期,浙江大学偏居贵州遵义湄潭的山寨里。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被李约瑟称为“东方剑桥”。

束星北在这里,启蒙了李政道等世界一流的物理学家。当时浙大物理系的实验室,设在湄潭的双修寺。年仅16岁的李政道,大部分时间在双修寺实验室里。他在向束星北、王淦昌(建国后曾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二位物理教授的学习中,最初了解了物理学科的意义和重要。物理学从此对他一生,产生了无比强大的吸引力。每一两个星期,束星北教授从湄潭专程来一天,和物理系的同学进行讨论。讨论是自由的,不在日常的课程中。李政道和老师束星北经常是一对一的讨论,老师的科学精神和很多观点,使李政道终生受益。

李政道在和老师告别时,束星北送他一本《电磁学》名著。这是他当年在英国苏格兰    大学做研究时用的参考书。李政道成名后,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一生最重要的机遇,是    在很年轻时能极幸运地遇到三位重要的老师,得到他们的指导和帮助。束星北老师的启蒙,吴大猷老师的教育及栽培和费米老师的正规专业锻炼,都直接地影响和造成我以后的工作和成果。我的一生和他们对我的影响是分不开的,而我最早接受的启蒙光源,就是来自束星北老师。”


站在爱因斯坦、玻尔大师的身边


一生只是当过李政道的老师,算不上天才。有件事,足以证明束星北的天才。

1979年年底,国家航天部首次实验的一枚洲际导弹,需要计算弹头数据舱在公海最佳的接收和打捞时间。当时,国家并没有相关的专家,来承担这项绝密的任务。有人推荐在文革中饱经磨难的束星北教授,束星北分文未要,仅凭着在任职的海洋研究所手中的一台计算器和一摞纸,就准确无误地完成了这项计算任务,既为国家节省了百万元实验经费,又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当年,他72岁,在国内高度保密的科学界传为佳话。

在浙江大学,程开甲(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究开拓者之一、中国核武器实验事业创始人之一)是束星北惟一的研究生,毕业后又在物理系作助教,跟随束星北时间最久。他认为束星北有极多的思想或念头,在他那智力超常的大脑里。如对量子电磁场的高次微扰的计算,因为量子电磁场的发散不能计算,因而人们无法得到原子能级的电磁场修正,可是束星北想出一个点子,“将发散上限切断,(Cut-off)继续进行下去,就可以得到原子能级的电磁场修正。”这个想法,实质上已经接近计算Lamb效应,当时世界上还未有人发现,到1948年才发现。

20世纪30年代的束星北,除在自己的专业上独有造诣,对国际上刚刚出现的激光、无人驾驶飞机、雷达(中国第一台雷达便出自于他手)、袖珍发报机等等,都潜心研究过。

他追逐的目标并不遥远,爱因斯坦、玻尔等大师的脊背,清清楚楚地在跟前晃动着。

1928年,在德国柏林,束星北拿着自己的有关相对论的两篇论文,找到爱因斯坦。被爱因斯坦聘为研究助手。后来,由于爱因斯坦科研受阻,介绍束星北到英国投师世界一流的学术大师惠特克和达尔文。随又投师剑桥大学世界一流的天体物理学家爱丁顿(他利用全日食验证了广义相对论,从此确定了爱因斯坦的地位),参与了著名的狄拉克方程全过程的推导,这方程被称为:用最简练的数字,概括出一幅最美丽的世界图画方程。1931年8月,束星北又转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师从斯特洛罗克。

1937年5月20 日,世界著名物理学家玻尔应邀来到中国。他访问上海后,受竺可桢之邀,专程到浙江大学作了原子核的学术报告。束星北就是这个时候与这位世界量子力学大师相识。在杭州讲学的几天里,束星北和王淦昌几乎与玻尔寸步不离。

束星北同他探讨了原子核的复合核与液滴模型思想以及他本人与爱因斯坦的争论;王淦昌同他探讨的是宇宙射线中级联簇射的原因等问题。两个人特别是束星北与大师之间,不仅是请教、探讨,更多的是争论。

玻尔同国后,不断收到中国大学师生的信笺,探讨物理学上的有关问题。也有些向他请教、询问到国外深造学习的途径。玻尔的回答千篇一律:中国有束星北、王淦昌这么好的物理学家,你们为什么还要跑到外边去学习物理呢?

20世纪50年代初,玻尔还向拜访他的中国科学家打听束星北.却没人能告诉他束星北的去向。

不惜用生命维护民主法制


2006年6月,青岛,在绿树簇拥、青草盈盈的一片静谧之地,一位年近花甲的女人,手捧一束鲜花.站在父亲束星北的铜像前,留下一张合影。她,就是陪伴父亲半生的女儿束美新。

如今,束星北教授已经成为青岛以至山东的骄傲。他的名声和山大的中国著名生物学教授童第周、著名文学教授陆侃如、冯沅君共载史册。

然而,岁月也曾留下沉痛。1952年,因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束星北由浙江大学来到位于青岛的山东大学物理系。家被安排到鱼山路26号教授大院。童第周和陆侃如、冯沅君夫妇都住在这里,只有国内一流水平的教授才有资格入住。

1953年,有一天早上,山大物理教授周北屏匆忙中忘记带校徽,被门岗指住。眼看着上课时间已到,解释了一下,就向里闯。不料门岗竟打开了枪刺指住他,两人较上了劲,周北屏往里挤,门岗就用枪刺向外顶,结果连他的外衣也刺破了。正是上班高峰,周北屏的面子很是过不去。

周北屏的父亲是江南名儒,虔诚的基督徒,著名教育学家陶行知就是他家中座上客。周北屏把脸面看得跟生命一样,回家后越想越窝火,便在自家院门口上了吊,虽被及时发现抢救下来,人却伤了元气,耳朵出现幻听,常常在床上睁着眼睛坐到天明。

束星北知道这事后,一个人去了校党委,非得让校领导向周北屏道歉不可,双方互不让步。束星北站在校党委办公室的门口,向围观的人大声喊:“法西斯,民主死了!”这样一来,性质变了,有关领导方面马上派人去周北屏家做解释、道歉;一方面追究束星北的反革命行为,这事不但惊动了青岛公安局,省公安厅也来了人。硬是让校长华岗给压了下去,否则束星北在劫难逃。

在1950年浙江大学“三反运动”中,全国著名的束星北教授没有幸免,为友人受累。

有一天,他听说苏步青这位被国外称为“东方第一几何学家”的教授,被人诬告贪污学校东西,要在家中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束星北怒不可遏地只身闯进校“运动办”,见管事的那个人正和一人谈话,伸手便将其揪了起来:“你知道苏步青是什么人吗?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拳过去,那人鼻孔蹿血。

苏步青解脱了,束星北却因“殴打革命干部,抗拒运动”,被学校批斗。

1956年,束星北被山东大学肃反领导小组错误地打成“反革命”,当众宣布停职反省。他以理相争,甚至准备全家集体自杀也不屈服。他四处呼吁,给中国科学院、高教部、党中央、毛泽东写信。竺可桢闻讯后,将束星北的情况向周总理汇报。国务院副总理兼全国科协主席的陈毅,专为处理他的问题,两次召开会议,周培源、赵九章、贝时璋等人参加了“同行评议”。最终,校党委给他恢复了名誉

在鱼山路26号大院,我家和束星北教授家楼门,只隔一道木栅栏。越过来就是我家的后院子。1955年5月,我父亲在山东大学被错误地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隔离反省。当年8月,山大校长华岗也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逮捕入狱。学校停发了我父亲的全部工资,母亲领着我们五个孩子,没有一分钱的生活收入。全大院的人都不敢与我家公开往来,怕划不清界限,受到牵连和影响。

9月的一天晚上10时许,束星北教授的二儿子束庆新,那时有十八九岁,钻过小栅栏秘密来到我家。

他说:“我爸爸让我来转告方伯母三句话:方教授不会出大问题,他和胡风没有任何联系,大家都知道是冤枉的;今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全家人被遣送到哪里,千万不要绝望,方教授一定能回来;卖书最好先挑文艺类的书卖,家中的《俄华大辞典》、《英汉大辞典》和一些教学参考书,千万不要卖掉,以后方教授回来还要用!”

他说着,从衣袋里拿出30元钱,悄悄地说:“这是我爸爸让我送来的。”

母亲十分感动,但怕连累束教授,万万不肯收。束庆新看到地上有几本稿子,就灵机一动说:“把方伯伯翻译《彼得大帝》用剩的稿纸,拿给我几本,就算我们家买稿纸的钱好了。”这样,母亲才肯把钱收下。


两个惊人的“要求”和特殊的“脑力运动”


1958年,束星北还是没能逃脱厄运,被送到青岛月子口水库强制劳改。3年后,回到青岛被安排到青岛医学院清扫厕所。

作为一位物理科学家,他有两个既惊人又痛心的“要求”:

一个是1964年8月9日给院党委的一份报告中提出,为了“防止核战争”让祖国“迅速获得足够的核武器”,主动要求协助党和国家,动员在国外自己“熟悉而且有过很好感情的三个人”即学生李政道等人同国,共同研制原子弹。

另一个是在常年的“思想改造”中,他主动提出“通过自己的长期实验,来解决为什么大便经常拉在坑外?大便经常用水冲不掉?水箱经常坏的问题”。希望解决这些问题,至少解决一部分,为人民做一件好事!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消息公布后举国欢腾。一心想为国贡献自己才智的科学家束星北,却独自躲在家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长时间的哽咽。程开甲看到樊洪业文章中对束星北在1964年听到我国原子弹爆炸时的伤感,进行无端讽刺、挖苦、指责时,这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荻得者甚为反感。他说:“束星北对原子弹的感伤是有根据的。他对‘Bohr-Wheeler’一文,讲原子核裂变的,在1943年前经常讨论。他在1941年前对我讲过,‘我们研究击破原子核’。在原子弹未在美国上马前,他已有察觉可以利用裂变的中子轰击。(此前,已有Han-strass—man裂变铀的实验。)我们在1942年就在湄潭研究报告Bohr-Wheeler分析铀裂变理论的文章(我作报告)。爱因斯坦在40年代初写信给罗斯福总统也只凭这些。束星北对原子弹是确有想法的,不能无端的斥责束星北的伤心。束星北为人既能深入理论,也触动实际。”

确实,束星北在万分痛心自己,20年代就开始钻研理论物理,今日竟无用武之地!一心想要为国家研制核武器,却对祖国的核武器研究进展及成果一无所知,竟然和普通老白姓一个样!

他的小女儿束美新对父亲有一段感人的回忆:

“1970年7月,青岛医学院被迁到山东省惠民北镇,父母也随着学校去了那里。在这之前,我随丈夫一同下放到聊城一家三线厂子,第一次和父母分开。1971年1月的一天.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我抱着孩子来到北镇,远远地看见在医学院校门口,一个人正佝偻着身子扫雪,一身黑棉衣棉裤,在雪地里很是显眼。他的身后扫了一条长长的路、我忍着泪水说,爸爸,我和你的外孙来看你来了,父亲看着我和孩子,愣了好一会儿,才大梦初醒似的在棉衣上使劲地搓了搓手,把孩子抱在他的怀里。父亲走在前面,没走几步就把孩子给了我,要过扫帚又折了回去。

这时才发现,路两旁的雪地上,竟是密密麻麻的数学公式和演算符号。母亲告诉我,父亲常在他清扫过的学校操场或球场上.用木棍或枝条一个人不停地运算、写字。一次次写满,然后又擦掉,他的大扫帚就是‘黑板擦’。他最害怕自己的脑子长期不用被废掉了,这是他自己发明的脑力运动!”

1974年,束星北被摘掉政治帽子后,抓紧时间搞科学研究。有时,半夜里灵感突然来了,急忙从床上爬起,在似睡非睡中挥笔疾书。第二天早上,亲人看到纸上写满的字,竟然是他夜里写的检讨与自我批判。

1978年,束星北被聘为国家海洋局第一海洋研究所教授,可以自主地从事海洋动力学研究了。为了尽快为国家培养高端人才,他希望全国一流水平的专业科研人员,参加他主办的培训班学习。在青岛李村,他每天不顾自己患有慢性气管炎和肺气肿病,带着氧气袋和肾上腺素气雾剂,给动力海洋学进修班的学员,讲多门培训课程,争分夺秒,惜时如金。

1979年3月9 日,在纪念爱因斯坦诞辰100周年活动中,《光明日报》以束星北的署名,发表了《在爱因斯坦身边工作的日子》回忆文章。

老友王淦昌的评价


束星北教授不愧是天才的物理学家,他的一生壮志未酬。苏步青先生在束星北逝世后写了一首挽诗:

受屈蒙冤二十春,三中而后感恩身。

方期为国挥余力,讵料因疴辞俗尘。

学可济时何坎坷,言堪警世太天真。

缅怀相对论中杰,泪洒秋风不自禁。

曾有人把束星北坎坷多难的一生,归于他刚直不阿、率真求是的性格使然,也有人振聋发聩地提出“天才需要有什么样的社会环境”。有一年,束美新到北京出差时,曾专程到父亲的生前老友王淦昌家中看望。她认为父亲为人处事,要有淦昌叔叔的一半就好了。没料到,一向温和、懦雅、父亲一般的老人,脸上出现了怒容。

王洽昌对她说:“你父亲说的,是我们想说没有说的,你父亲做的,是我们根本就做不到的。他没有任何问题,他只是跟我们不一样!”

至于怎么不一样,王淦昌当时没有讲,他对至友的感悟,无人可比。

历时15年写成《束星北档案》一书的作家刘海军说:“束星北用自己悲壮的‘歌唱’让我们知道了,我们曾经是什么样子,我们曾经失去了什么,今天仍在失去的、放弃的又是什么!”

束星北教授的三儿子束庆星在电话中对我说:“有人认为,我的父亲如不蒙冤或一直在国外,可能获得诺贝尔奖。在我们心中最为重的是,他既是继承传统中华文化的一位学者,又是现代西方文明的受益者。他深深热爱生他养他的中华大地和人民,他一生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他是一位永远受到人民尊重和怀念的爱国的、正直的科学家!”

岁月沉淀着记忆,也许时间会冲淡记忆,但人们不会忘记曾有这样一个人,他的理想和信念,他的人格和情操,他的天才和能力,使千千万万的心灵为之震撼。


(作者为本溪日报社高级编辑)



============================================================================================
在群星璀璨的学者群中,束星北是当时公认的最杰出者之一。他的学生程开甲(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评价是:像束星北这样集才华、天赋、激情于一身的教育家、科学家,在中国科学界是罕见的,他的物理学修养和对其内涵理解的深度,在国内也是少有的。


中国不缺大师的种子,缺的是大师生存的土壤
wx_mQ3oID3q 发表于 2016-9-29 00:46  
谢谢您的分享!
熙娅2014 发表于 2016-9-29 10:21  
谢谢您的分享!
香吉士的青橙 发表于 2016-9-29 10:39  
大家都不容易!
晓木虫晓木虫官方认证 发表于 2016-9-29 10:41  
以后多分享一些这样的有价值的帖子啊
王海峰 发表于 2016-9-29 12:27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
玫瑰之泪 发表于 2016-9-29 13:21  
大家都不容易!
熙娅2014 发表于 2016-9-29 16:25  
以后多分享一些这样的有价值的帖子啊
yellowgirl21 发表于 2016-9-29 16:43  
大家都不容易!
Captain.TT 发表于 2016-9-29 17:01  
论坛有你更精彩!
艾薇儿 发表于 2016-9-29 18:10  
谢谢您的分享!
男人、必自强 发表于 2016-9-29 21:39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
liu100309 发表于 2016-9-29 23:20  
大家都不容易!
陆仁炳 发表于 2016-9-30 05:43  
谢谢您的分享!
丹丹aimuchong 发表于 2016-9-30 09:37  
大家都不容易!
招财喵了个咪 发表于 2016-9-30 09:53  
好东西一定要看看!
静静的木 发表于 2016-9-30 10:06  
论坛有你更精彩!
pieroabc 发表于 2016-9-30 11:34  
以后多分享一些这样的有价值的帖子啊
101055132 发表于 2016-9-30 13:54  
谢谢您的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新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 请遵守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管理条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4-2021 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emucho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0280号

     

ICP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9032535号-4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优质科研网站 | 优秀信息互联网站

     © 2014-2021 晓木虫学术科研第一站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中心      京作登字-2019-F-01042692      晓木虫® 小木虫®第4176426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